橘世纷缊

萧易 | weibo 苏世纷缊 | 高中生

开个综艺坑

灵感来自韩综 今天也辛苦了and家访老师


林彦俊x你


一日约会 超甜小短文 甜到蜜要溢出来的那种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我   爱       林            彦                俊

 文素@摘纪录 


只是橘色仍温柔

The Answer 林彦俊x你

最喜欢的一篇  🍊-你  文


这颗BE给人超级深刻的回味 三天出不去

JC.:

自己写完以后鸡皮疙瘩了好久,


非常用心写这篇文,希望你们看到以后给我一个评论吧 :)


请务必务必搭配音乐http://music.163.com/#/m/song?id=472141217


------




我不需要任何答案


没有疑虑


没有猜忌


我只要你在我身边。




——




冷冰冰的风在深夜的街道上喧嚣着,已经是秋天的尾巴,枯叶被吹得散落满地,街道上的某间小小的居酒屋里,伴着鹅黄色的昏暗灯光,浓郁的美食香气扑鼻,几个女生喝着小酒吃着小菜,说说笑笑气氛很是热闹,这倒是和一门之隔外的凄凉街道截然不同。




你郁郁寡欢地独自喝了一杯又一杯清酒,辛辣的味道让你喉咙发烫,却能驱使你不间断地喝个精光。




「怎么啦你这是?」一旁的姐妹淘总算忍不住,看着你一整晚要死不活的模样,十有八九是因为林彦俊,只有遇到他的事才会让平日充满活力笑容满满的你变成这样。几个小姐妹也把注意力转向你,「和林彦俊吵架啦?是他又不愿意回答你他爱不爱你?还是又有哪个小婊子纠缠他了?」她们早已习惯你和林彦俊的相处模式,知道你的个性容易自卑没有安全感,和林彦俊在一起总感觉每天都有担心不完的事。




「都不是。」你皱起眉头,又是一杯清酒下肚,呛得你忍不住咳嗽。「那个机会,我用了。」你深呼吸一口,然后沉重地说出一件人生大事。




「什么????」


「真的假的??」


「你问了什么了?」




惊叹声此起彼伏,甚至吓到了邻桌的客人,你们不好意思地道了道歉,然后再次把精力集中在你身上。




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且仅有一次机会可以预知未来的结果,一般来说,这个机会非常的珍贵,却有不少人浪费在了无谓的事上,普遍人的问题都是,


“以后会不会是有钱人?”


“以后我会做什么工作?”


“我会活到几岁?”


还有一些根本与自己无关的事,


“某某明星以后会不会大红大紫?”


“X国会不会成为超级大国?”


嗯,可以说是非常爱国了。




「我问的是,我以后会不会嫁给林彦俊。」你哭丧着脸,「答案不用我讲了你们看也知道了!」你趴在桌子上,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心脏好痛,眼泪不断溢出让你看不清一切,从你和林彦俊交往到现在,他的确对你很好,但每当你问他爱不爱你的时候他总是不正面回答你,充其名曰爱不需要一直挂嘴边。但你就是没有安全感,就是觉得他不告诉你总是心里不踏实。




「一定是他不爱我了。因为我不可能不爱他的!」挣扎着爬起来又往杯子里倒满清酒然后一饮而尽,「他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淡了!」「没有的事,你别乱想,我看他对你挺好的。」姐妹淘安抚着你,「对啊,你不是过两天和他一起出国看雪吗?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增进感情啊!」




她们纷纷安慰你,只有你自己内心充满苦涩,在未来他不会娶你的事实对你来说打击非常大,也许是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又或者是自己平日太常跟他闹脾气,积少成多他最终还是受不了自己的脾气。晃晃悠悠地回到家,一下子倒在床上,你默默为自己打气,决心一定要尽全力挽回局面,告诉自己你绝对绝对不要错过他。




——




到达札幌已经下午了,这几天你拉着林彦俊兴奋地去了好多地方,去了时计台,游览北海道少有的美式建筑;吃了有名的札幌拉面,特意发出滋噜滋噜的声音大口吸着面条,「真是傻瓜!」林彦俊没好气地笑着为你抹嘴;从山麓缆车站出发到九合目山腹,再到藻岩山山顶俯瞰整个札幌夜景,11月末的札幌早已铺满了白雪,你和林彦俊静静地依偎在一起,他把你搂在怀里,一起观赏着绵绵细雪,一切美好得让你希望时间能就此暂停,有他在你身旁你从不感到寒冷,他是你最温暖最留恋的依靠,甚至乎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你也觉得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有他在,一切都变得不那么可怕。




「林彦俊。」紧靠在他怀里,他把他的围巾把你也裹得紧紧的,温厚的触感包围着你。


「怎么了?」他把下巴抵在你的头上,锁紧对你的环抱,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宁静的札幌雪景。


「我爱你,你爱我吗?」不敢直视他,你也看着前方一点一点落下的雪花,伸手触摸它们,一瞬间化开。这个你问过无数次的问题,或许你也知道他会烦,会逃避,但你还是忍不住想要得到答案,不同于以往逼迫的口吻,今天的你淡淡地说着这句话。


「你呀。」林彦俊轻轻皱起眉头,大手揉乱你的发丝,「爱不是说说而已,我只想用行动去证明我的心,明白吗。」


「什么嘛,小气鬼。」你瞪着他,用心慢慢消化他说的话,或者,你应该试着放松彼此,给他多一些信任,也给自己多一些自信。转念一想,你双手环住他的颈项,笑得很甜「那,你说说看,什么时候要娶我?」然后用挑衅地表情看着他。


「这么主动啊?」林彦俊笑着捏捏你的鼻尖,「迫不及待想嫁给我?」见你打了一个喷嚏,赶紧又用围巾把你包起来,然后紧紧环住你,抬头看着天上不断飘落的细雪,小声地对你说「再等等我好吗,我想给你更稳定的生活。我要给你一个安稳的家。」


你深深地凝视他的双眼,天上的繁星倒映在他的眼中,长长的睫毛颤动着,让你移不开眼。不知不觉你察觉自己湿了眼眶,你瑟缩在他的胸膛,声线也变得沙哑,「我等你。」




你知道这是为开心和幸福留下的泪,再也不需要猜忌和多虑,他说的话你都相信,你都认定,未来有千百种可能,自己的转变可以改变未来的结局。


长夜漫漫,恋人相依相拥,他哼着歌,你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唱着,内心满足,雪花落在小脸上你也不觉得冰冷,看见一片雪花刚落到林彦俊的唇上,你马上轻吻上去,蜻蜓点水般,而后又离开他的唇,露出得逞的表情。林彦俊无奈地摇摇头,无限温柔地把你的发丝拨到耳后,慢慢靠近,闭上眼亲吻你。




我堕入了爱河,并跟随着你的脚步。






最后的行程,你们约定好要去函馆。


意外地,函馆没有下雪,但不至于影响你们游玩的心情,游历了大沼公园,元町和八幡坂,一整天下来你们也很疲倦了,回到民宿,你们享受着最后的美好时光。这是一间非常别致的木屋民俗,房内十分宽敞,分了好几层楼,分别出租给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晚上热情的房东邀请大家一起烧烤,大家聚在一起分享自己国家的所见所闻,很是热络,林彦俊和你也认识了很多国外朋友。




满足地回到房间,梳洗过后你们早早躺在床上闲聊着,回忆这几天旅程的各种趣事。


「连车站在哪你都不知道,真是大路痴,如果没有我在你早就被抓去卖了吧。」林彦俊无奈地摸摸你的头。


「你很讨厌耶!一直嘲讽我~」你扁起小嘴轻轻拍打他的胸膛,对林彦俊撒娇。


「好啦赶快睡,明天我们一早的飞机!」林彦俊关上台灯把你拉进他的怀里,帮你盖好被子,搂着你一同入眠。躲在他的怀里,仿佛他的怀抱是最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很快地,你安稳地入睡。




深夜,一声声急躁的呼喊打破了宁静。


你们惊醒时已是浓烟满布,慌张地打开房门,浓烟马上一拥而上,你和林彦俊很快意识到火灾发生了,住在木屋的最高层,你们无法确认具体发生火灾的源头在哪里,你紧抓着林彦俊的衣服吓呆了,大气也不敢喘。林彦俊意识到这不是轻微的火灾,木屋的梁柱很有可能随时发生变化,你们必须尽快往楼下逃生,却不清楚火灾的具体严重性又不敢轻易下楼。


你无助地拉着林彦俊的手哭得稀里哗啦急切地看着他,脑袋里各种乱糟糟的思绪,想着是不是今天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了,看着林彦俊站在原地不动,在思考什么想得出神。没过多久,他回过神来转头看着你突然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紧抱着你,不说一句话,又重重的低头吻住了你,直到你快要窒息才松开你。




「俊。。你,你怎么了。。」你流着泪惊讶地看着他,看见他眼中的不舍和深情,你突然觉得好慌好慌。


「跟着我。」他把被子盖在你身上,拉着你的手搂着你往楼下冲,越往下走你们才惊觉火势之大,木头被烧得嗝滋作响,声音听起来仿佛下一秒屋子就要倒踏,好不容易到了一楼,你们快被浓烟熏得无法呼吸,终于在一片火海中找到木屋的出口。


「俊,门口在那里!!」你破涕而笑,开心地拉着林彦俊往门口走去,就在快要逃离开的时候,林彦俊把你转过来,轻吻了你一下,「替我好好活着,我爱你。」用力地把你推出木屋,你被推出了好远跌坐在地上,下一秒却见门口的横梁马上倒塌下来,他的身影消失在火海与浓烟中。




这个瞬间的变化让你盯着玄关几秒说不出话来,浑身颤抖着,




「不!!!!!!!!!!!!!!!!!!」




你马上爬起来往木屋里冲,却被身边的人拉着,「放开我!我要救他啊!!我男朋友还在里面!!快点救他啊!我求你们了!」


「屋子马上要塌了,门口被堵住了你已经进不去了!」


「我不管!!!他现在还活着的!我不能眼睁睁看他在里面!!」


「你冷静下来,现在真的没办法再进去了!」


「不要。。不要啊。。」你看着木屋一点点坍塌,仿佛你的心也跟着一点点死去,你突然明白过来林彦俊当时为什么会呆呆地站在原地这么久,他在最危急的关头用自己的机会看到了你们最后的结果,


「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自己的结果,所以才这么用力地吻我。。」你失神地跪在地上,


「你最后终于说你爱我了,可是为什么我开心不起来啊。。」眼泪彻底决堤,




一瞬间,你明白了太多,


你总是问他爱不爱你,最后他用生命回答了你的问题;


也是一瞬间,你终于明白为什么未来你不会嫁给他。




「我不要。。我不要。。」你捂着头痛苦到快窒息,「我不要你说爱我了,我不要我不要。。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木屋彻底坍塌,你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耳朵听不见任何声音,眼睛看着只有越发猛烈的火光。


「林彦俊你好自私,你要我替你好好活着,可是只剩我一个人,我撑不下去啊。」




最后的最后,火被扑灭了,当一具具焦黑被抬出时,你都还是呆愣着的,眼前的黑色怎么会是他呢?没有一丝痕迹可以告诉你把眼前这个陌生的东西和温柔的他连在一起。


后续的事情,你从头到尾一件一件亲手为他办理,身边的好友纷纷以为你可以坚强地撑过来的时候,你却一言不发地买了机票办了手续,长住在札幌。




去每一个和他一起走过的地方,去藻岩山山顶看下雪的夜景,在这里,是他曾经紧搂着你对你许下诺言的地方。


「你在这里叫我等你,我等你啊。可是你在哪里啊。」


「我要去哪里才能找到你。」




很快就要到春天了,你看着最后的绵绵细雪。




等待整个冬天


你没出现


现在依然下着雪




等待整个冬天


我开始想念


有你在我身边




End.

图cr weibo

先生参军前交给我这样两张相片 说让我等他回家 等他回来娶我
He just walked away,without a backward glance. 是那样自信 那样胸有成竹

我相信他的才华 我相信我们的军队

两年以后 我们这片区域的天际第一次被炮声击破 城市陷落。当我只盼着他平安而不顾国家风雨飘摇时 我也终于在战死名单上 看到了他的名字。
那时 全城的人都替我流干了这辈子该流的泪。

我只默默对着手里的名单毫无灵魂地念着
“下辈子 可不可以换你守我。”

或者 换我先离开。

我其实是5w
为什么会站烟尘呢 并不是说我磕他们
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fcc
便没有人再能配上lyj

所以如果要让lyj身畔站着一个人
我选择的就是fcc

置頂acknowledge

           林彦俊主义者

「snowing 雪月 moonlight」

   1995.0824  清冷而溫潤


主更短打橘我 和煙塵

#林彦俊x我:

1.红风筝线http://xiaoyibaby106.lofter.com/post/1f64c536_efa12888

2.一曲长恨歌http://xiaoyibaby106.lofter.com/post/1f64c536_ef20b89f


#灵超x我

1.苏打水气泡http://xiaoyibaby106.lofter.com/post/1f64c536_ef2811a5

开坑存梗 / 烟尘 / 爱他就像爱生命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
橘绿橙红缀枝头,山风过,点点颤悠悠。




风流画家 F.C.C :橙

特别喜欢画橙子 但很容易画成橘子
落魄公子哥 --- 富家公子因为追逐梦想被扫地出门
绘画水平一般但自命不凡 四处流浪 拥有不羁的灵魂 做梦也想开自己的画廊



儒雅收藏家 L.Y.J:橘

特别喜欢收藏橘子相关 且 艺术价值较高的物件
矜矜贵公子 家教良好 家境殷实 艺术鉴赏力好 投资眼光好 一生随性由心(高度自律得到的自由)
没事就喜欢看博物馆 古董店 画廊


/

林彦俊发来最后通牒。
一张牛皮纸上印着万宝龙的紫色墨水。


不要爱上像我这样的人,我会带你去博物馆,公园,和各个历史遗迹,在每一个壮丽风景面前亲吻你,这样的话,你这辈子如果再回到那些地方去,我与你当时唇齿相触的记忆,就会像血一样在你嘴里不由分说地弥漫开来。
我能用尽一切办法毁掉你欣赏美景的情趣,也会用最美妙的办法毁了你这自命清高的小画家。而当我离开你,你才会知道为何飓风是以人为名的。
林彦俊三个字,会种在你的骨髓里,即使是扒皮撕肉,也永远抹不去。
so
Are you ready?



范丞丞想了一会,写下短短两个词。

Let's go.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灵感:

中华新生代青年灵魂画家,橙味宝贝自成一派派代表人物,创作主张极简与复杂共存,化无形抽象为有形美丽。风格多变而极具个人艺术魅力,可谓是当代青年画家群体中的优秀代表人物。据悉,此画作现已被某西兰花姓女士以高价拍下。

红风筝线 | 林彦俊x我

BGM:谎-凯瑟喵 / 追光者-岑宁儿 


林彦俊x我 / 青春清水纯爱向 / HE / 3000+青苹果糖味

林彦俊就读广外是真 上外有校园歌手大赛是真

其余关于广外上外内容纯属虚构 只是为小说情节考虑安排 

不足很多 感谢阅读





上海快入冬了。

我漫步在上外校园里,却依旧是满眼苍翠。耳里流淌的是“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去年圣诞节,校园歌手大赛,大一的我就凭这一首歌一举夺下亚军。以至于后来我每一次听到这首歌,眼前的都是无限风光。

我在上外法语系研读,现大二。


听说广外和上外有交换生项目,今年冬天,会有一小批广外的学生来这里,停驻两个月——十一月、十二月。


今年或许会有帅哥吗。

我默想着,眼前浮现出吴世勋的脸,转瞬又嘲笑起自己的无聊。




十一月初来乍到,凉风就卷跑光秃秃枝干上最后一片黄嫩嫩的银杏叶。

满地都是黄红交错,谱成一首璀璨夺目的秋日告别曲。


路边的草迎风弯腰、交头接耳,天上的风筝五彩斑斓,相衬相映,有些灵活得像是飞鸟,旋着舞着,一看就能看一下午。


我记起自己幼时放风筝的模样,笨手笨脚,手里只拿着线轱辘,任由那和几乎自己一般大的风筝在身后摩擦着草芥,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绕着草地跑、跑的够快,风筝就能飞起来,跑得越快,飞得越高。

然而即使把自己跑的再无法动弹了,风筝依然不理会,只是与草地耳鬓厮磨。

望着隔壁草场小哥哥们的风筝又高又远,他们欢欣雀跃地奔跑,我把风筝耍气似地一扔。

“我再也不要放风筝了 !”

十数年后的我笑起自己四岁时的无知可爱,不过说来也是讽刺,从那以后,我竟真的再也没有放过风筝。



正忘情于童年趣事之中,左手腕上忽的多了一道血痕,霎时间洇出滴滴血珠,疼痛感后知后觉的涌了上来。

“Ouch”我转头看向那刚从我身侧穿过的人,只见他缓缓停了下来,回头看。


这该死的男人。


竟是,如此漂亮。


他的眼睛与我对焦那瞬间,脸上的欢笑仍温存,我脑海里就徒留这四个英文字母:

S、H、I、T?



“那个,我的风筝是不是刚刚有划到你?”他放下风筝向我奔来。


看起来这个人的外表不仅和吴世勋可以媲美,而且还挺有责任心的,那我就对他宽容一点。

我没有说话,只是把手腕上细细的血痕给他看。


他的眼底泛起一片歉疚与担心,风筝线的威力可真大,竟把如此美男子带到我面前。

我说:“小伤,等会我去买创可贴就可以了。”

这时候摆出善解人意的温柔真是我的拿手好戏。


“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去买创可贴给你!你一定不要走哦!”话音未落,就见他跑开了,向着斜对角的便利店飞奔而去。


我心底开始缓缓涨潮,温热的海水慰抚痊愈了伤口。我捡回他抛下的风筝安坐在软绵绵的绿茵草地上,捧在手里好生观赏了一番,三角的形状,海蓝色为底,花纹为白色无限大的符号,几根轻飘飘的尾巴仍在借着风势胡闹,望着草坪上其他大红大绿的风筝,对他又生几分好感。我循着线找到那一点血迹,自觉太浅,又掏出红笔往上面加了几道,顺便吹吹干——以后他看见这道红,就会想起我。

心底的小算盘打得甚是得意。


没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气喘吁吁跑到我面前坐下。

边坐稳边把一包邦迪递给我,我刚要接过来他又松了手。他细心打开了包装,扯出一片创可贴,把我的手安置在他膝盖上,撕开包装纸并轻为我将伤口轻轻覆盖。

我注视着他温柔的手,关节分明,细长白净,右手食指上扣着亮银色戒指。


他还单身。


我抬眼看他那漂亮的眉目,连长翘的睫毛都透着认真。

我想,没有人能与他对视吧,谁又能抵挡得住这一双住了灿烂星河的眸子呢。

但我宁愿醉倒在这一片宇宙银辉中


贴好创可贴,他笑了起来,嘴边陷下去两个清浅的酒窝,似酿着新鲜甜蜜。


“谢谢!虽然你有划伤我,但是我觉得你人超好。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

我只知道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可不能让他从我身边溜走,去找别的美女谈个恋爱。


他竟出我意料地开心,用台湾偶像剧里男主角的口音向我介绍了他自己。一言一语就聊了半个下午,我不得不承认他真是个优秀的男生——我喜欢的那样。

我知道他叫林彦俊,是广外英语系大三的学生,可以喊他小橘,是台南人,喜欢音乐,平时喜欢看书看电影。我们关于《群山回唱》、《灿烂千阳》聊了很多,非常投机,以至于他放弃了放风筝,一整个午休我们都耗在一起。我正在看《追风筝的人》,我让他帮我读剩下的那五页书,我静静地聆听他那清澈的声线,不紧不慢地产出着温柔的文字。


“为你,千千万万遍。”他说。


For you, a thousand times over.


听到这里,我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在第一次见面的男生面前哭,真是失态。


他绅士地给我一张纸巾:“我当时读到这里,也有掉眼泪。”


我双手接过纸巾,用气说了“谢谢你”,不想让他听见自己鼻音很重的哭腔。

阿米尔,哈桑,索拉博。自私,忠诚,愧疚。战争,种族,逃离。





后来,我们经常会约在一起喝杯咖啡,谈天说地,他会分享自己写的歌,我有时会帮他修改歌词,彼此像是找到了灵魂伴侣。

——当然,是我自己这样觉得。


是的,我想,我喜欢上他了,很喜欢,很喜欢。

而他始终看上去是遥远的。每一次笑,都是那么礼貌。

我们大抵就是做朋友的关系吧。我不必去破坏。





很快圣诞节就来了。每年的圣诞节就是校园歌手大赛。

我很早就鼓动着林彦俊去参加,我想让他唱他写的那首《等待整个冬天》,他也努力的准备了。我相信他一上场,冠军就是他的。但也是自那以后,他就不再和我多谈他的歌了,我没有多问,我相信他。

“你今年还参加吗?”

我竟然只想着让他去夺个冠军,竟忘了自己。我考虑了一会,说“不,不参加了。”


“我今年在下面给你应援吧,好不好?我们未来的大明星,林彦俊。”





正式演出那天我一直都没有看见他,微信也不回。跑遍了英院,问遍了英院的人,也落落无果。因为是无关人员,后台也进不去。

好吧,那就在观众席等他亮相。

等我坐定在观众席,基本大半的座位都满了。



十分钟后,灯暗。

歌手登台亮相,台下闪光灯马力十足。



“最后一位,23号,林彦俊同学。”


白衬衫少年迷人的身影出现在聚光灯下。

场下一片尖叫掌声,我的iPad准备举起“林彦俊,为你千千万万遍”的模拟灯牌。我早先就和他商量好了这句应援,到时候他在台上一眼就可以在白光里看到特殊的我。可是该死的iPad竟然昨天没充上电,现在正以一小段红电池向我叫嚣。我情急之下,只能用手机立刻做模拟灯牌,可惜屏幕太小,他在台上很难看见。


台上少年右手做枪状,从头顶到身前,划出一道帅气的弧线,并鞠了一躬。

他的眼睛在四周观望,但是,对不起,我太渺小了。

他坐定在钢琴前,轻轻呼气。

我屏气凝神地等待着《等待整个冬天》的旋律,然而……入耳的却似乎与我的期盼不同。


很耳熟。


是追光者。


我愣住了,停下了疯狂摇晃的手。


If you were fireworks above the sea

I’d be bubbles on the beach

That moment, you shone hope on me


他的脸一半闪耀在灯光下,一半湮灭在黑暗中,显得轮廓更加分明。他满目温柔,神情专注,带着宇宙尽头传来的热切期盼,敲击着钢琴的手指灵巧飞跃,流泻出触动人心的清丽旋律。台下都是随他律动的闪光灯,闪烁成满天星海,我的那一颗徜徉其中,虽不亮眼,却承载着无尽的爱意与感动。


I wanna be right by your side

Like the shadows follow the light

I’m willing to stay at this sight

And scanning every passer-by


眉目温柔,眼中带笑,是你,林彦俊。

台下倏地全部大亮,掌声满堂,都是我所爱之人,是你,都是你,林彦俊。


他深深鞠一躬,举起话筒:“今天,我这一首歌,是送给我刚认识52天的女孩,她去年也唱了这一首《追光者》,于是我借此机会,致她以英语版的《追光者》,The pursuit of light,谢谢她这段时间来的陪伴,我马上就会回广外了,祝她万事胜意。”


我错了,我以为你遥远又陌生,现在才看到你依然温柔地把一切都尽收眼底。虽然时间错位,但延迟的幸福却叫我热泪盈眶。




当他走下台,我从观众席冲了出去。

他进入后台;我跑上舞台,追着他的脚步也去到了后台。我不顾背后的一片哗然,我只是紧紧地抱住他,不停的说,谢谢你,林彦俊,谢谢你。

从来没有人给过我一场轰轰烈烈的告白——就让我认为是告白吧——谢谢上天,是你,是你这样做了。


然后做梦一样地,他转回身,紧紧抱住了我。

像一条鱼,游入了温暖的海域,便再也不想离开。


“我风筝上的红笔印子,再也抹不掉了。”

我欲起身,他却搂我更紧。

“Be my girl.”他低沉的声音、温热的气息霸道地萦绕在我耳边,制霸我一方世界,催着我说I do。


于是我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如星辰入海,倾万鲸成宇宙。

“Je T'Aime”我说。

是梦吗?不顾一切地,我吻了上去。我感受到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而此刻我什么都可以遗忘,幕布之后,今晚纽约时代广场的热烈烟火也只为我们飞腾升空,就让我醉倒在他怀里,做他一辈子的公主。


林彦俊,再也不要离开我。




文后声明:

文中追光者English version非原创

cr.公众号MelodyC2E(暴力强推

osh是我前爱豆 没有真的要比的意思(360°防杠

谢谢赏光读到这里~